榜樣 | 記全國脫貧攻堅先進個人鄧庭云

發布時間:2021-12-06 14:08:38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就想為鄉親們做點事”

記全國脫貧攻堅先進個人,湖南省嘉禾縣紀委常務副書記、監委副主任鄧庭云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鄒太平  陳慶林  李燕

圖為鄧庭云(右)在廣發鎮忠良村核查困難群眾房屋修繕相關問題線索。資料圖片

時值冬種季節,湖南省嘉禾縣晉屏鎮下車村蔬菜基地一片繁忙。一條新鋪的村道上,滿載新鮮蔬菜的貨車川流不息?;刎撠熑诵χ嬖V記者,路鋪好了,基地的蔬菜可直接銷往粵港澳大灣區了。

下車村是嘉禾縣有名的蔬菜供應基地,但以前的村道崎嶇難行,因運輸不便嚴重影響蔬菜對外銷售。今年7月,鄧庭云從郴州市紀委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副主任調任嘉禾縣紀委常務副書記、監委副主任,上任伊始,他聽聞下車村的道路因存在40萬元資金缺口而導致長期停工時,便多次到施工現場了解情況,多方籌措修路資金,終于幫助村民們修成了這條承載希望的“致富路”。

在任市紀委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副主任期間,鄧庭云負責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工作。由于工作成績突出,今年3月,他被評為全國脫貧攻堅先進個人。

群眾心中的好兄弟

“我來自農村,就想為鄉親們做點事。”鄧庭云說他是“農村娃”,對農民群眾有著與生俱來的親切感,所以在關乎群眾利益的事情上,他都會想方設法去解決。

2016年9月,鄧庭云通過公開選調進入郴州市紀委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工作時,正值全國脫貧攻堅“攻城拔寨”關鍵階段。

“怎樣投身脫貧攻堅工作中,自己能為脫貧攻堅做些什么?”這是鄧庭云結合自身黨風政風監督職責與全市脫貧攻堅工作思考最多的問題。很快,鄧庭云在工作中找到了答案。

“當時,全市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突出。”鄧庭云告訴記者,他從黨風政風監督室收集的扶貧案例中了解到,截留套取貧困戶的補助、在評定貧困戶上搞優親厚友等腐敗和作風問題層出不窮。他認識到必須充分發揮“黨風政風監督”職能作用,守護好困難群眾的切身利益。

于是,鄧庭云帶著收集的典型問題深入全市各個貧困縣、貧困村走訪,形成了專門的問題分析研究材料,為市紀委監委聚焦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開展專項治理提供了切實可行的建議。

幾年來,郴州市持續推進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用鐵的紀律護航脫貧攻堅。在做好專項監督的同時,鄧庭云還把大量時間和精力放在了入村調查、蹲點督查、明察暗訪、帶件下訪等脫貧攻堅具體工作中。

2020年12月上旬,鄧庭云到剛“摘帽”不久的桂東縣走訪時,全新果蔬專業合作社負責人鄧富榮一臉愁容,向他反映合作社新建的農產品倉儲保鮮冷鏈項目竣工一月有余,但補助資金尚未下撥。

“主要是政府部門遲遲不來驗收,19萬余元項目補助資金就發不出來,打亂了我們合作社的經營計劃。”鄧富榮告訴記者,合作社涉及的農戶很多,正一籌莫展時遇到了這個主動過來的紀委干部,他就試著跟鄧庭云提了一嘴這事,但沒想到鄧庭云記在了心上,并且一直盯著這個事直到落實到位。

鄧庭云詳細了解情況后立即向桂東縣紀委監委進行反饋并督促辦理。12月中旬,相關部門對全新果蔬專業合作社農產品倉儲保鮮冷鏈項目進行了驗收。但驗收后資金仍未到位,鄧庭云又多次跟蹤督辦。直至今年3月,鄧富榮打電話告知補助資金已到賬,鄧庭云這才放下心來。

“紀委這個‘兄弟’做事很熱心,要不是他,我們的補助沒那么快到位。”說這話時,鄧富榮眼里充滿了感激之情。

在郴州市脫貧攻堅期間,發生在鄧庭云身上這樣的故事比比皆是。三年間,鄧庭云組織開展“紀委喊你來領錢”活動280余場,退還違規違紀資金3234.94萬元。

鐵面無私的黑包公

2019年4月,鄧庭云到宜章、汝城等貧困縣開展易地扶貧搬遷領域調研督導,宜章縣楊梅山鎮月梅村易地扶貧搬遷戶歐植剛就找了過來,他反映自家戶籍上有8口人,但實際享受易地扶貧搬遷補助的僅5人,還有3人的補助不知去向。

“當我得知歐植剛和他的母親、弟弟共8人擠在一個山坡上的土坯房里時,心里很不是滋味。”鄧庭云說,如此貧困的家庭在享受扶貧政策時卻“打了折扣”,這讓身為紀檢監察干部的他覺得“自己是有責任的”。

走訪期間,鄧庭云又陸續收到不少村民舉報易地扶貧搬遷對象不精準、建檔立卡貧困戶人數與實際不符的問題。在走訪月梅村時,該村10戶納入易地扶貧搬遷戶的家庭中就有半數反映自己在享受扶貧政策時遇到不公。

那次調研后,鄧庭云并沒有將調研結果寫成報告就“一報了之”,而是將類似歐植剛所遭遇的扶貧領域問題進行了詳細登記,不僅在推動專項治理時重點緊盯,而且還反復與縣紀委監委干部深入農村扶貧一線實地查看情況,盡最大努力摸清問題底數,督促這一類問題集中查辦。

關于歐植剛反映的問題,鄧庭云經過走訪了解后得知,2016年7月,歐植剛申請易地扶貧搬遷時,建檔立卡戶資料中寫成了5口人,3個小孩沒有列入。按照國家分散建房建檔立卡人員易地扶貧搬遷戶2萬元/人的標準,政府對歐植剛一家補助了10萬元易地扶貧搬遷補助資金,未納入的3個小孩就沒發補助,并沒有截留侵占補助的問題。

而較真的鄧庭云認為,沒有截留侵占補助問題不等于就沒有問題。他在跟蹤督辦后發現,在2015年至2016年間,該村在開展建檔立卡動態調整中出了差錯,村干部和聯村干部履職不到位,對貧困戶家庭情況不了解,導致歐植剛一家少寫了3人,也就少領取6萬元易地扶貧搬遷補助。

三年間,鄧庭云以認真負責的態度督辦每一起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并跟蹤案件查辦后貧困戶的權益是否都得到了落實、保障。一批作風不實干部被問責后,全市扶貧工作作風徹底好轉。

同事眼中的拼命三郎

黨風政風監督室連續三年負責全市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工作,2020年,該室承擔扶貧領域“一季一專題”集中治理工作任務。面對繁瑣、艱巨的工作任務及“嚴、實、深、細”的高標準要求,鄧庭云全力以赴,“忙碌”已成了鄧庭云這幾年工作生活的基調。同事們每每叫他一起下班時,他都只是說“等一下”,結果左等右等卻總等不到他,久而久之,“拼命三郎”便成了他的代名詞。

“這三年不知道走了多少夜路回家。”鄧庭云告訴記者,回首過往,他唯一覺得愧疚的就是虧欠家人,以至于有段時間孩子都和他不親。

最讓鄧庭云難忘的是2018年脫貧攻堅期,那年他平均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為了減輕妻子的負擔,他每天早上天不亮就準備早餐,早餐后他將小兒子留給妻子照顧,自己則送大兒子去幼兒園,然后準時去上班。

為了承擔一個丈夫和父親對家庭的責任,中午飯點,鄧庭云要趕回家做飯。到了晚上,他在哄完兩個孩子睡覺后又要回單位加班處理工作,常常忙完已是凌晨兩三點。

認真的鄧庭云奔波在家庭和單位之間。平日里,鄧庭云臉上總是帶著微笑,絲毫看不出工作與生活的壓力,其中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每次上級領導安排一項扶貧領域的治理工作后,他利用白天時間深入相關單位和部門調研、了解情況,晚上一個人在辦公室加班寫方案,有時為了做好一個方案、寫好一個通報,他常常需要花費好幾個晚上。

“每次累到快干不動時,一想到還有困難群眾需要政府施以援手,需要紀委替他們‘做主’時,我就有了堅持下去的力量。”鄧庭云說。

久久亚洲中文无码
  • <bdo id="wy2ay"></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