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版審理文書適用問題解析之三 如何精準定性表述和適用條規

發布時間:2022-08-24 09:06:08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2022年3月1日,中央紀委辦公廳印發《中管干部違紀違法案件審理流程及文書規范》(中紀廳〔2022〕3號,以下簡稱《流程及規范》)?!读鞒碳耙幏丁仿鋵崱吨腥A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等有關新要求,其中涉及定性表述和條規適用方面應當注意以下幾個問題。

一、關于違法行為的分類表述問題

定性是案件精準處置的基礎,對違紀違法行為進行清晰明確的分類,定性才會有準確可靠的參照?!读鞒碳耙幏丁沸抻喦?,對于同時作出黨紀政務處分的案件,在審理報告、呈報請示及黨紀政務處分決定書中按照“六項紀律+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反國家法律法規”對違紀違法行為進行分類表述;對僅作出政務處分的違法案件,在審理報告、請示及政務處分決定書中結合案件的具體情況,采取寫實方式對違法行為進行分類表述。

2020年7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第三章“違法行為及其適用的政務處分”,對公職人員違法行為雖未作出明確分類,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有關權威解讀釋義將違法行為區分為“違反政治要求的行為、違反組織要求的行為、違反廉潔要求的行為、損害群眾利益的行為、違反工作要求的行為、違反公職人員道德要求的行為”等6類,釋放了規范分類表述的明確信號。此次《流程及規范》明確,在中管干部政務處分決定書和僅給予政務處分的中管干部違法案件的審理報告、呈報請示中,對被調查人(被處分人)違法行為采用“六項要求+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其他違法行為+涉嫌犯罪問題”的模式進行分類表述。

需要指出的是,對于非中共黨員領導干部能否認定為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考慮到中央八項規定精神規范的不僅包括中共黨員領導干部,也包括非中共黨員領導干部。非中共黨員領導干部同樣行使黨和國家賦予的公權力,代表黨和國家形象。從黨管干部的角度出發,非中共黨員領導干部也應遵守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的要求。

二、關于紀法分類的銜接問題

違法行為采用“六項要求”分類后,實踐中產生一個新的問題,即同一類行為在紀律法律兩個體系中可能存在不同評價的問題。為使黨紀處分與政務處分內容有序銜接,避免同一行為在黨紀政務處分決定書中出現不同評價,《流程及規范》采取以下方式處理:一是對系中共黨員的公職人員同時受到黨紀政務處分的,政務處分決定中違法行為按照《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六項紀律”分類把握;二是公職人員無論身份是否系中共黨員,只要單獨受到政務處分的,政務處分決定書、審理報告均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六項要求”分類把握。比如,“參加迷信活動”行為,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六十三條規定屬于違反政治紀律的問題,但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第四十條規定屬于違反公職人員道德要求的問題。按照前述原則,對于“參加迷信活動”行為,如系中共黨員的公職人員同時受到黨紀政務雙重處分的,在政務處分決定書中歸入“違反政治要求”表述;對于公職人員,無論是否系中共黨員,只要單獨受到政務處分的,在審理報告和政務處分決定書中均歸入“違反公職人員道德要求”部分表述。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實踐中還存在以下雖違反黨紀但并不同時構成違法的情形:一是“對抗組織審查”行為,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五十六條明確規定,“對抗組織審查”行為應當認定為違反政治紀律,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第十三條規定,該行為屬于需要追究監察責任時的法定從重情節,不能作為獨立認定的違法事實;二是“在組織進行談話、函詢時不如實向組織說明問題”行為,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七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該行為違反組織紀律,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該行為同樣不能作為獨立認定違法事實的依據,屬于相應違法問題的酌定從重處分情節。

三、關于條規適用的問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第四十六條規定,監察機關經調查,對違法取得的財物,依法予以沒收、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涉嫌犯罪取得的財物,應當隨案移送人民檢察院?!吨腥A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規定,公職人員違法取得的財物和用于違法行為的本人財物,除依法應當由其他機關沒收、追繳或者責令退賠的,由監察機關沒收、追繳或者責令退賠;應當退還原所有人或者原持有人的,依法予以退還;屬于國家財產或者不應當退還以及無法退還的,上繳國庫。上述兩條均是監察機關處置涉案財物的法規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從正面明確了涉嫌犯罪取得的財物應當隨案移送人民檢察院的要求,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對于監察機關與司法機關、執法部門在涉案財物方面如何銜接未作具體規定。因此,對于適用第二種、第三種形態處理案件的審理報告涉及涉案財物處理的,在職務違法方面應引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適用第四種形態處理案件的審理報告則應引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第四十六條,不必引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需要注意的是,上述區別僅體現在審理報告中,政務處分決定書由于只涉及作出政務處分而不涉及移送司法機關問題,均需引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

此外,其他涉及條規適用的問題還包括:一是為避免重復,審理報告“主要違紀違法事實”的第二項“違反國家法律法規”事實概述部分不再引用具體條規。二是政務處分決定書不再引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第四十五條第一款第二項“對違法的公職人員依照法定程序作出警告、記過、記大過、降級、撤職、開除等政務處分決定”有關授權性的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頒布施行后,只需引用與作出政務處分相關的條款。三是黨紀處分決定書不引用《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二十九條關于移送司法機關處理的條款以及第十四條關于終止黨代會代表資格的條款等,只需引用與作出黨紀處分有關的條款作為處分依據。(李岳)

久久亚洲中文无码
  • <bdo id="wy2ay"></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