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吏故事】能得琴意斯為賢

發布時間:2022-11-01 15:13:34   來源:云南法治網

“吾家藏書一萬卷,集錄三代以來金石遺文一千卷,有琴一張,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壺……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間。”這是自號“六一居士”的歐陽修對“六一”的解釋。不難看出,琴在歐陽修的生活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琴很早就成了中國文人必修的樂器,《禮記·曲記》云:“士無故不徹琴瑟。”就像玉一樣,君子無故不去玉,也不會輕易將琴拋下,所以有“君子之座,必左琴而右書”的說法。

歐陽修自年少便與琴結下了不解之緣。在《三琴記》中,他寫道:“余自少不喜鄭衛,獨愛琴聲。”《詩經》中的鄭風、衛風被認為是靡靡之音,是君子不樂意聽的音樂。天圣五年(1027年),時年21歲的歐陽修落第南歸,寫下了“揮手嵇琴空墮睫,開樽魯酒不忘憂”的詩句。

4年后,歐陽修在洛陽任留守推官,留守推官本無具體政務,屬于閑官,再加上留守錢惟演很看重歐陽修的才華,“不攖以吏事”,這讓他有大量的時間結交洛陽文人,并與他們詩酒酬酢、游園登山,在鐘靈毓秀的古寺名泉之間,時常以琴自娛。是年六月,歐陽修與好友在普明寺后園聚會,園中流水潺潺,翠竹亭亭,在竹林下鋪席就座,把酒臨風,彈琴煮茶,他寫道:“拂琴驚水鳥,代麈折山花。就簡刻筠粉,浮甌烹露芽。”盡得自適之樂。

明道二年(1033年),歐陽修去隨州省親,途中,他“抱琴舟上彈,棲鳥林中驚”,感嘆“琴聲雖可狀,琴意誰可聽”。三年后,歐陽修因事被貶夷陵(湖北宜昌)縣令,當時夷陵荒遠落后,但是靠山臨水,風景優美。歐陽修更是經常“拂塵時解榻,置酒屢橫琴”以排遣內心失意。琴成了他抒情言志的載體,游瑯琊山,見瑯琊諸峰林壑幽美,他“止樂聽山鳥,攜琴寫幽泉”,此后更有“飛帆洞庭入白浪,墮淚三峽聽流泉。援琴寫得入此曲,聊以自慰窮山間”的詩句。

“不作流水聲,行將二十年。”隨著政務日漸繁忙,歐陽修彈琴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但對于琴的喜愛,從來沒有在記憶里淡化。他不但彈琴、聽琴,亦藏琴。他有古琴三張:“其一金徽,其一石徽,其一玉徽。金徽者,張越琴也;石徽者,樓則琴也;玉徽者,雷氏琴也。”出于熱愛,他還結交了一些彈琴之人,或向他們學習,聽他們彈琴,或為他們作詩寫文。

慶歷六年(1046年),歐陽修作《醉翁亭記》,太常博士沈遵仰慕歐陽修,親赴滁州,并作《醉翁吟》,后來親自為歐陽修彈奏了此曲。作為回報,歐陽修為此曲填詞,還寫下《贈沈遵》,其中一句“愛君一樽復一琴,萬事不可干其心”贊美其高超的琴藝和超然物外的人生態度。

琴之于歐陽修,是友伴,也是養身良器。歐陽修認為琴曲“能聽之以耳,應之以手,取其和者,道其湮郁,寫其幽思”,琴聲平和靜定,有助于調節心氣。心病可醫,身體之疾也可醫?!肚僬碚f》記載:“余家石暉琴得之二十年,昨因患兩手中指拘攣,醫者言唯數運動,以導其氣之滯者,謂唯彈琴為可。”他通過彈琴來運動手指,達到血脈暢通的效果。

“琴者,禁也。所以禁止于邪,以正人心也。”琴還擔負起了禁邪正心的道德責任。嵇康說:“眾器之中,琴德最優,能盡雅琴,唯至人。”在各種樂器中,琴最有君子之德,所以又有“養德于琴”的說法。在歐陽修看來,琴是載道之器,有助教化。在《送楊寘序》中,他說:“蓋七情不能自節,待樂而節之;至性不能自和,待樂而和之。”他認為琴在眾器之中最有“節之”“和之”的功能,他將琴聲與上古言語、圣人文章以及《周易》《詩經》等儒家經典并提,在歐陽修心中,琴音就像是古代圣賢,其喜怒哀樂,動人必深,“能和其心之所不平”。儒家有言:“移風易俗,莫過于樂。”琴聲中正平和,純古淡泊,自古以來就被視為雅正之音的代表和儒家禮樂的象征,承載了儒家的人格理想。

“琴聲雖可聽,琴意誰能論,君雖不能琴,能得琴意斯為賢。”然而“官愈昌,琴愈貴,而意愈不樂”“乃知在人不在器”。在《書琴阮記后》中,歐陽修表示,琴之樂,并不在于琴本身的品質有多好,而在于彈琴的人內心是否澄澈、快樂。若是彈琴之人,被聲名所累,為利祿所圍,那便很難體會到琴之樂。琴之樂,應是平和之樂、自在之樂。正是愛琴,深受琴聲感染,所以在面對世俗紛爭時,歐陽修能葆有一顆澄澈之心。(范永林)

久久亚洲中文无码
  • <bdo id="wy2ay"></bdo>